克罗地亚出现首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

新华社萨格勒布3月19日电(记者高磊)克罗地亚卫生部门19日宣布,该国18日死亡的一名老年男子新冠病毒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成为该国出现的首个新冠肺炎死亡病例。

像贺巴一样在疫情期间坚持留在郑州的外籍人士还有很多。防控疫情,他们并没有被忘记。

无奈之下,王红尝试多次与周洪齐沟通,想尽一切办法帮他回忆亲属的相关信息,最终从他口中听到一个名字—周洪宇。

民警王红经过了解得知,周洪齐因走失多年,不仅身上没有任何有效证件,网上没有任何户籍信息。王红只能耐心地对他询问,希望可以获得有价值的信息。

“弟弟因精神障碍走失近30年,家里人无时无刻不在找他,感谢公安民警让我们全家团聚。如果没有这么认真细致的民警,我们这辈子可能都见不上了。”周洪宇如是说。(完)

为了将疫情防控工作做到不漏一人,不漏一处,且能够为外籍人士提供更好的人文关怀,街道办事处通过电话和微信,定期了解外籍人士健康和出行状况,并发布英文版告知书,提高外籍人士的防护意识,保障其知情权。

克罗地亚2月25日报告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截至当地时间19日上午,该国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102例,累计治愈5人。

为遏制疫情蔓延,克罗地亚全国所有学校已从16日起停课半个月;全国所有餐馆、酒吧、商场、剧院等从19日起关闭30天,仅允许食品商店和药店等继续营业,同时取消未来一个月内的公共活动。克罗地亚边境也从19日开始关闭30天,仅允许本国公民和有特殊需求的外国人入境。

“当得知武汉因疫情而‘封城’时,突尼斯的亲人都很担心我的健康和安全,他们劝我回国,但是我并没有回去。”贺巴告诉记者,选择留在郑州,一方面她要完成博士毕业论文,另一方面,多年在中国的生活经验让她相信:中国政府和人民能够战胜疫情。

贺巴说,这一切让她相信疫情终究能被控制,“我愿意留在郑州,与我的朋友们一起生活,并期待见证中国的胜利。”

图为郑州大学在读博士留学生贺巴 受访者供图

留在郑州的贺巴并不觉得害怕。每天,学校的老师会和她以及所有的留学生保持联系,她也准备了口罩和消毒水,做好防护工作。因为疫情,不能随时出门,贺巴就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阅读和准备毕业论文中,“时间并没有太难熬。”

原来,自从周洪齐走失后,他的家人一直在找他,当听到他的消息后,全家人欣喜若狂。

贺巴是郑州大学一名在读博士留学生,从地中海畔的突尼斯来到中国。六年来,她把中国当做第二故乡。这个春节前,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贺巴的脚步止于在郑州租住的居所。

王红立即通过当地派出所得到了周洪宇的联系方式,通过电话初步确认,周洪宇就是周洪齐要寻找的亲人。

然而,周洪齐只记得自己是天津人,其余信息一无所知,这给寻亲工作带来了极大的难度。

在郑州市中原西路街道办事处,居住有来自菲律宾、爱尔兰、韩国、俄罗斯等不同国家的外籍人士,他们大部分不会说中文。

来自加拿大的埃德蒙目前是郑州一所中学的外籍教师。因为疫情,他和妻子每天都宅在家里,练习书法、读书、研究美食,每天的安排十分充实。“不要慌张,随着时间的流逝,疫情总会过去,那时候我们就能投入到正常的工作和生活了。”埃德蒙说,所有人一起见证中国的胜利!(完)

27年后,周洪齐一家人终于团聚,双方通过讲述往事和确认体貌特征,确定了对方就是自己一直在寻找的亲人。

图为周洪齐的家人从天津专程为民警送来锦旗。警方供图 

每日,社区还负责采买、配送,确保外籍人士的生活得到保障,解决居家隔离生活所带来的生活不便问题。

随后,王红在人口信息平台上查找名为周洪宇、籍贯为天津的人员信息。经过长时间的精细比对,一个籍贯为天津市北辰区东堤头镇,名叫周洪宇的男子出现在了王红视线中,且该男子的相貌特征与周洪齐十分相似。

据当地媒体报道,这名男子居住在克罗地亚北部伊斯特拉省,16日出现类似流感症状后开始居家隔离,18日突然呼吸困难,最终不治身亡。卫生部门在他死后对其进行新冠病毒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尽管死者尸检报告尚未完成,但克罗地亚政府官网已将其列为该国首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

疫情并没有让贺巴觉得自己是一座“孤岛”,“网上购物让我不出门就可以买到生活必需品,中国高度透明的信息公开,让我在手机上就能看到自己的社区及周边有没有人感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