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普洱11月24日电(阎石 沐宏一 车明馨)云南勐康出入境边防检查站24日通报称,该站近日破获一起运输易制毒化学品案,共缴获易制毒化学品10.12吨,抓获涉案人员1人,截获车辆1辆。

“车到了,行动!”11月19日,随着专案组一声令下,勐康边检站芒信分站民警迅速对目标车辆开展现场查缉。民警在将20余吨泥砖全部卸载后,发现货车货箱底部发现有铁质盖板,打开盖板后,当场查获不明液体51桶,经化验发现是易制毒化学品乙酸乙酯,共重10.12吨。

世界杭商大会是杭州为凝聚杭商力量、搭建合作平台、打响杭商品牌,实现杭州与杭商共赢发展而设立的重要活动。知名杭商和各界代表一起畅叙杭商精神,共论后疫情时代的杭商机遇。

公开资料显示,2018及2019 年度,中公教育现金分红金额分别为14.19亿元、14.80亿元,占当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的123%、82%,占当期末可供分配利润的99%、97%。

图为嫌疑人进行现场指认。勐康边检站供图

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勇,浙江恒逸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邱建林等7人荣获“功勋杭商”。

中国工程院院士、阿里巴巴集团技术委员会主席王坚说,企业家在这个特殊的时代有一个特殊的使命,就是要把城市变成创新的载体。对于杭商来说,要让杭州为世界的创新作贡献,“杭商将被重新定义”。(完)

“抓住机遇的关键在于‘创新’二字。”宗庆后表示,要捕捉和理解新一代消费者的价值观念、生活方式等内心需求,通过产品创新、技术创新、管理创新实现转型升级,用优质的产品和服务去回应他们的变化,企业才能实现健康发展、基业长青。

据中公教育2019年年报显示,中公教育2019年末的短期借款余额为28.67亿元,同比增加78.41%。但截至2019年末,公司账上货币资金余额还有27.24亿元,同比增长319.96%。

2020年Q1,在疫情影响,线下培训无法开课的情况下,中公教育仍然实现了营收同比微降6.22%,净利润同比增长9.52%。对于利润的增长,中公教育解释称,公司投资收益4911.87万元,同比增长52.47%。投资收益竟然占据了净利润的42%。

14亿中国人民同呼吸、共命运,肩并肩、心连心,绘就团结就是力量的时代画卷,彰显了中华民族和衷共济、风雨同舟的家国情怀。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很多人发现了自己身上不寻常的一面。“哪里有什么白衣天使,不过是一群孩子换了一身衣服”,参加抗击疫情的“90后”“00后”医务人员赢得人民群众的广泛赞扬。“我必须跑得更快,才能从病毒手里抢回更多病人”,这是身患渐冻症的张定宇义无反顾、冲锋在前的信念。“我不是英雄,只是有人需要我”,这句普通人挺身而出的朴实独白,体现的是中华儿女对中华民族的强烈责任感,成为“伟大出自平凡,平凡造就伟大”的生动注脚。抗击疫情取得重大战略成果,极大增强了全党全国各族人民的自信心和自豪感、凝聚力和向心力,成为一场大型的爱国主义公开课,必将激发更多英雄之举。

问询函中提到,中公教育曾在互动易上表示,受疫情影响,公司大部分线下授课尚未恢复;年报显示,截至 2019 年末公司预收培训费 26.34 亿元。要求中公教育说明相关预收款项期后转化为收入的比例,与以往年度是否存在重大差异;说明报告期后是否存在集中退费的情形,是否对公司经营业绩、资金状况及业绩承诺达成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杭州市温州商会,香港杭州商会等10家商会,荣获“优秀商会”。

“中公教育退费吃相真的不要太难看!推诿扯皮!想衷心的问一句顾问老师,退费的钱是从你们兜里出吗?左拦右拦的,还是利息分给你们一半?希望未来你们可以对待退费学员可以像推销课程一样积极”、“中公教育退费真是垃圾,5.13号提交的资料,退费现在还没下来”。

教育背后的理财生意 不可思议的巨额分红

随即民警将嫌疑人当场抓获。

(作者为江西财经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  

有分析认为,分红大部分落入实控人李永新口袋,三名大股东分走11亿,近似清仓式分红相当于中公教育要把借壳上市后赚的钱近乎全部分掉,不留“余粮”。

开幕式上,功勋杭商、杰出杭商、优秀杭商、优秀商会及鲲鹏企业名单发布。

图为点亮的“杭商世界地图”。中新社记者胡亦心 摄 摄

截至发稿前,关于中公教育的投诉已有近1700条,上文中提到的“不退费”、“退费难”、“霸王条款”为重灾区,“教学质量堪忧”、“电话骚扰”等情况也时有出现。

2019年2月,李永新成功带领中公教育登陆深交所。但仅过了一年,李永新就迫不及待地想要摘下“胜利的果实”。

不得不说的是,巨额分红无疑会导致中公教育的账面资金大幅减少,流动性及偿债能力面临着更大的不确定性。在手握27亿资金的情况及疫情冲击下,中公教育或许将继续在投资上下功夫,稳固增长点,但实际上,从企业经营来看,大量的投诉可能会导致中公教育在口碑上大打折扣。这一点,作为教育行业的头部玩家,作为教育行业的头部玩家,想必李永新更明白核心要义所在。

业内评论人士表示:“师资和教学质量跟不上是退费的核心原因。目前,中公教育以“协议班”为主,且培训人次基数极大,因此对师资的需求十分旺盛。然而公务员考试培训师资不足已是公认的行业性难题,这会导致教师水平层次不齐,从而直接影响教学质量。且特殊时期的线上授课也会使教学效果大打折扣”。

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杭州西奥电梯有限公司,杭州九阳小家电有限公司等17家企业获得“鲲鹏企业”称号。

上月,蓝鲸教育曾报道称,中公教育的“0元入学”还疑似存在着诱导学员申请有息贷款、公司通过引流的方式获得分成的情况。

深交所向中公教育下发的问询函显示,要求中公教育说明确定该现金分红方案的理由、方案是否将造成公司流动资金短缺、是否影响公司正常经营及资本支出。

本月,有不少用户在微博中反映中公教育存在着“不退费”、“退费难”的情况。在一个名为 #中公退费难# 的话题中,有不少用户称遭遇到了“中公教育”退费难的问题,且无处维权,只能漫无目的地等待。截止发稿时,该话题已有1213条讨论、395.8万阅读。

外婆家餐饮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吴国平,杭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陈震山,杭州微拍堂文化创意有限公司董事长林志明等30人荣获“优秀杭商”。

7月6日,用户金女士投诉称,自在中公教育报名缴费26800元以来,在没有上过几次课、参与选班的情况下,要求按课时退费但却遭到了拒绝,协议为单方面乙方责任,金女士认为其属于霸王条款。

“功勋杭商”获得者、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钟晱晱表示,当认定一个产业的时候,要像杭商精神体现的那样,坚定地做到极致,做到产业第一,做到世界领先。

“优秀杭商”获得者、浙江菜鸟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总裁万霖表示,我很荣幸能够成为杭商这样优秀群体中的一员,杭商代表着创新和敢为天下先的精神,继续继承和发扬杭商的这种精神,对我来说也是任重道远。

激发更多英雄之举,需要进一步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需要制度建设在实践中与时俱进、有效执行。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发挥法律政策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建设中的促进作用,专门制定推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法治建设的指导性文件和立法修法规划,推动出台一系列有利于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法律法规、规章制度和公共政策,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建设全过程,融入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各环节。从《新时代公民道德建设实施纲要》《新时代爱国主义教育实施纲要》先后印发,到群众性精神文明建设体制机制不断完善;从健全市民公约、乡规民约、学生守则、行业规章、团体章程,到出台《志愿服务条例》《关于推进志愿服务制度化的意见》等法规和政策文件,主旋律越来越响亮、正能量日益深入人心,亿万中国人以实际行动印证“人民有信仰,国家有力量,民族有希望”。大力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传承和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一定能建设好全国各族人民的精神家园,激发更多英雄之举。

紫光集团联席总裁兼新华三集团首席执行官于英涛,杭州安恒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范渊,浙江新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林俊波等13人荣获“杰出杭商”。

对此,中公教育回应称:新增债务主要因协议班模式下,公司需要充足的资金以应对可能的退费;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具有较强的季节性,周期性的需要银行借款;部分短期闲置资金用于理财,有助于提高资金使用效率。新增债务融资不会显著增加公司的财务负担。

目前,案件在进一步侦办中。

上述数据恐只是中公教育投诉中的冰山一角,和讯科技发现,在黑猫投诉、聚投诉平台上,同样有大量用户投诉中公教育存在类似问题。

但实际上,预付的学费常常被用于资本运作,中公教育同样如此。据中公教育2020年Q1财报显示,中公教育的营收模式除了基础的培训收益以外,还通过券商、银行等机构进行短期投资理财,报告期内实现相关收益高达4900余万元。

据了解,上述投诉中提到的“协议班”往往采取预付费的模式,这在教育行业当中较为常见。而此模式也能够使机构拥有充足的资金流,用于课程的研发和迭代,学员也能从中受益,形成良好的增长循环。

除了巨额分红,中公教育还存在“存贷双高”的问题。

7月5日,用户黎女士反映,在缴费15500元报名面试协议班时,中公教育承诺如果我笔试没有过则全额退,但是7月2号笔试名单公示后中公教育立即停止了相关课程。在此情况下,中公教育没有说明退费操作,退费也没有任何进展。

勐康口岸是中国通往老挝的重要通道。位于云南省普洱市江城哈尼族彝族自治县康平镇,毗邻老挝风沙里省约乌县。(完)

图为第四届世界杭商大会开幕式现场。中新社记者胡亦心 摄 摄

结合往年财报数据,或许不难看出中公教育深陷“退款门”的原因。2018年,中公教育营收为62亿元,但在这之下,投资支付高达171亿元,并从中获得投资收益1.1亿元;2019年,中公教育营收91.76亿元,投资支出飙升至271亿元,从中收益2.59亿元。